青松落色

近世交道衰,青松落颜色。

  对不起,真的不知道你厌恶它到这种地步,连提都不愿提😭

  对不起😭

【名学】无人知晓(2)

异能AU,有私设,ooc预警。

全文cp:南北,纬钧,九明,东春,启程

密逃与明侦看情况加人。

  

  

  

  

  

  石凯被他那个突然发声的手机吓了一跳:“局,局长好。”

  “不用这么拘谨,你叫我eazin或者e哥都行,实在不习惯,叫e局就好。”

  “那,e,e局好。”石凯还没有适应,说话有些结巴。

  “接下来,就由我来带你熟悉一下部里的一些工作。”

  “唉,好好好,麻烦局,e……e局了。”

  

  

  

  

  月圆之夜的异能暴动从来不是说笑的,而且异能暴动的对象非常随机,根据这二十年来的统计,也只是统计出了一个概率:超能力系暴动率最高,自然系次之,人文系最低。

  所以为了防止异能暴动的伤害范围过大,波及无辜,国家是下了死命令强制要求在这一天所有异能者都要集中起来分开关押,防止误伤。

  然而……总有那么些人,不服从命令潜逃在外的,将他们在夕阳西下之前抓回来,是异调局的任务之一。

  “九洲,”周峻纬打开耳麦,“确定所有人已经送进房间了吗?”

  “是的,”唐九洲一边敲键盘,一边回答。此时邵明明在他身边开车,也说:“小何与恩齐已经过去加固了,我们也快赶过去吧。”

  周峻纬与齐思钧,郭文韬对视一眼,还踢了一下晕倒在地的逃跑者,说:“来接我们,定位问e哥要,这儿还有个人要送。”

  “好嘞,e哥,位置在哪?”

  

  

  

  时间过得很快,出来时也就日上三竿,现在已经月上枝头了。

     正式的异能暴动在夜晚开始,而他们异能调查局成员要做的事就是加固每间暴动异能者的“房间”,不放他们出去伤害到人。

     “小凤,恩齐呢?”何运晨问他旁边的一只鹦鹉,摸摸它的头。

  鹦鹉张口说话:“在东边等你,快去,快去,小何快去!”

  那是曹恩齐养的,为了方便传递信息,鹦鹉绝对是最适合人自语言系异能者用来练手的动物了。

  人自语言系:全称人文自然语言系,这一大类多指能听懂除人以外的生物语言且也可与之对话的异能。

  曹恩齐也是其中之一,这只被称为小风的鹦鹉就是他的练手之作。

  至于为什么不用手机……

  何运晨转过头:“火老师,房间里的节点安排了吗?文韬他们要送人过来。”

  火树心累的摆摆手:“好了,好了,早就好了。eazin又不会闲得看你们聊天记录,干嘛搞成这样啊。”

  谁知何运晨一脸怀疑的看着他:“火老师,你真的结婚了吗?”

  火树捂着心口,我这样的人结婚了还真是对不起啊!

  愤怒的火树老师迅速离开了场地。

  这破地方他是一秒也待不下去了!

  

  

  

  

  王春彧正在周围播撒种子,为他施展异能做准备,郎东哲在一旁帮忙。做法很简单,围着“房间”撒一圈种子就行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你们两个并肩同行,你侬我侬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我们这是在工作!!!

  不是让你们公费谈恋爱啊,喂!

  这将近一亩三分地,你们要走多久啊!

  火树老师再一次心累的离开了。

  要不是eazin说要看看你们情况,我早就找地方躲起来了!

  这种黑不溜秋,鸟不拉屎的地方,谁要来啊!

  火树老师一边咆哮一边赶往了下个地点,帮忙把周峻纬他们带来的人放进去,顺势塞了颗从王春彧那带来的种子放他身上。

  

  

  此时所有人的手机都响起了一阵铃声:

  您的e局送来温馨提醒

  今天,您吃药了吗?

  

  

  不管是在场的,在调情的,在公费恋爱的都静默了一瞬。

  众人一致将其当作没听到,并且当机立断选择给手机断网。

  然后“房间”的广播响了起来,清朗的机械女声甜美地说道:

  您的e局送来温馨提醒

  今天,您吃药了吗?

  

  并大声反复播送多遍,估计“房间”里面清醒的人都听到了。

  就很社死,因为它还带点名的。

  

  唐九洲迅速打开手机的网,找到他e哥,冲那喊道:“哥,哥,别喊了,吃了,都吃了,有病没病,大病小病的都吃了!别在响了,我感觉好像有十几个齐妈在我耳边敲锣,太吵了!”

  他旁边就是邵明明,因此对他的话听得最清楚:“糖酒猪你给我闭嘴!你说谁有病,还说齐妈吵,你不想活了!”

  然而此时,eazin早已撤了广播。

  离他俩不远处的周峻纬和齐思钧:……

  周峻纬:“唐九洲你说谁有病?”

  是我,是我,我脑子不好。(ಥ_ಥ)

  齐思钓:“唐九洲你说谁吵?”

  是我,我吵,我声音最大了。(ಥ_ಥ)

  唐九洲,阿门。

  

  郭文韬则是没怎么理他们,只觉得这群人吵得很,他就在那玩手机,不说话。

  

  stefan:好吵,快把广播关了。

     eazin:药吃了?  

  stefan:吃了!

  eazin:其他人呢?

  stefan:不清楚。

  eazin:那还不能关。

  stefan:但是好吵!!!

  eazin:那就叫他们吃药。

  strfan:昨天发下来小齐就叫我们吃了,你还不知道小齐的性子吗?

  快点把广播关了!

  【猫猫生气.jpg】

  【猫猫打拳.jpg】

  【猫猫踩奶.jpg】

  

  一连发三个表情包,看来对面确实是被气得不轻。手机对面的男人笑出了声,惹得他旁边的女孩一个白眼:“现在是在工作时间,请eazin局长注意形象。”

  “切,你个小孩子懂什么。”男子往后坐了坐,“而且我不是eazin,你别搞错了。”

  双手在电脑上打字,发送。

  

  eazin:好了,关了。

  

  这个行为又惹来女孩一个白眼:“你这行为跟人家玩王者找托管有什么区别,还叫什么我不是eazin,也就只能骗骗别人了。”

  男子没有讲话,而是给电脑切换了一个界面,切换成了“房间”内部的监控视频:“看来,这次抑制剂的效果不错,但是据机器监控的身体数据显示,应该会暴动人数变高了,他们动手了。”

  “正常,倒不如说你一个人能挡住他们那才恐怖,哪怕被你整得元气大伤,剩下的也不是吃素的,”女孩说道。

  “走吧,先回去,剩下的应该没问题了,接下来就交给他们了。”

  “嗯。”

  

  

  石凯此时正在自己的办公位上兢兢业业地写着自己并不怎么擅长的文书工作。

  之后就听到了一声钥匙开锁的声音,自己还被吓了一跳:“谁啊!”

  进门的男子也被这一声喊吓了一跳:“你谁啊!”

  “我叫石凯,你谁啊!”

  这回对面的男子回过神来了:“哦,石凯,事务所的新人,小齐给我介绍过。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栋房子的主人,我叫蒲南星,这是我的妹妹,陶真真。”

  小小的女孩子躲在大人身后,大大的眼睛扑扇扑扇的,可爱极了。

  至少石凯根本抵挡不住这份可爱,从桌子上媷了一把之前吃的瓜子,蹲下来问她:“真真,瓜子要吃吗?”

  似乎是被石凯吓到了,陶真真直往蒲南星身后缩。石凯有些沮丧。

  但此时,蒲南星皱了皱眉,推了下眼镜:“你买瓜子了?”

  石凯疑惑:“没啊?”

  “那你是在哪儿拿的?”

  “就,前台那一包,还开着呢。”

  这下陶真真又把头伸了出来,小声说:“那不是瓜子,是花种,王哥哥买的花种。”

  石凯顿时晴天霹雳,气得跳脚:“我吃了一天了大哥!”

  蒲南星和陶真真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在知道那位王哥哥是谁之后,石凯自此对其讳莫如深。

  生怕失主找他麻烦,他还记得唐九洲对他的“叮嘱”。

  

  

  打完招呼上楼,蒲南星又蹲在地上笑了很长时间,笑完之后长叹一声,说:“凯凯他们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陶真真看了他一眼,全然不复之前怕生的小女孩的形象:“人不可能不会变的。”

  只是现在还没有罢了。

  “这是你不懂了,有些人,无论怎样,内核是永远不会变得。”

  

  

  

  

  ppp老渣了,还搞网恋【doge】

【名学】无人知晓(1)

异能AU,有私设,ooc预警。

全文cp:南北,纬钧,九明,东春,启程

密逃与明侦看情况加人。

  

  

  

  

  

  

  

  xx/xxx先生(女士)您好:

  能在手机上看到这段话,想必您一定有不同于常人之处,不必为这些特殊之处感到烦扰,这世上有许多与您同一类型的人。接下来希望您能仔细阅读相关注意事项,并严格按照注意事项配合执行,就能平稳掌握您的特殊能力,不必担心它对您的日常生活造成威胁,恐惧它们对于您对力量的掌握毫无用处:

  1.人类根据异能的表现形式将异能分为三大类:自然类,超能力类,人文类。

  自然类:一切与大自然相关的,统称为自然类。

  超能力类:一切与物理法则相关的,统称为超能力类。

  人文类:一切与人类活动相关的,统称为人文类。

  2.所有异能的使用都有代价,异能越强,代价越大。

  3.异能使用有限制条件,具体视异能而定。

  4.如非必要情况,以上两条不得违反,违者需付出代价,轻则昏迷残疾,重则瘫痪死亡。这不是危言耸听,烦请您一定牢记。

  5.更多具体事宜可以去XXX路XXX号2楼南波万事务所咨询。

  以上内容将在您到达南波万事务所后自行消失。(或因特殊情况事务所的部员到达后取消)

  

  

  以上出现在你手机里的这段话是异能界十大未解之谜之一:天使之声。

  距离第一位异能者诞生已经有了二十年(初代特殊调查局局长),而天使之声是在这位异能者出现的四年后出现的,没有人知道使用这个异能的异能者是谁。

  但是上述内容中的南波万事务所可以简单介绍一下。

  南波万事务所,隶属国安局,原名异能调查局,在民间伪装成事务所运营。前后经历了两任局长,如今是第三任,部员也换了一次。原先的老部员也随着第一,二任局长的高升随之而去。

  现今成员有副局长:周峻纬。

  队长:郭文韬,齐思钧,火树

  后勤:郎东哲,王春彧。

  队员:唐九洲,邵明明,曹恩齐,何运晨,罗予彤,陈怡馨。

  至于具体职能……

  “嗨,咱们向来不care这些,基本都是有空的就上,跟异能有关的都管。反正只要会用异能就行,怎样,要求是不是很低!”唐九洲一脸微笑,推了推眼镜,看着他对面新来的招聘者石凯。

  石凯:“……我在考虑一下吧!”

  “月工资八千,包吃包住,五险一金,年终末有奖金基本十万元以上,支持办公室恋爱,只剩最后一个名额,你来不来?”在旁边的齐思钧终于看不过去,一把拉开唐九洲,自己做上了石凯对面面试官的位置,一口气都没喘,语速飞快的结束了介绍,末了,还非常自信的看了对方一眼。

  “来!”

  小齐推了推眼镜,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那我们签合同吧!”

  石凯顿觉背后发凉,他该不会误入什么传销组织吧?

  

  

  第二天,石凯就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来到了南波万事务所。

  带他来熟悉事务所的就是上次他面试途中被截胡的面试官唐九洲。事务所的外观是一幢小洋房,有三层高,二楼和三楼的阳台上都是花园,还有楼梯连接,种了许多花花草草,特别漂亮。

  “是这样的,我们事务所共有三层楼,一层是办公场所,如你所见,外面进来就是前台,负责接待来往的事务以及人员,里面是办公室。”唐九洲一边说一边带他熟悉环境。

  穿过办公区域,来到楼梯间:“后面的后门直通后花园,上面那条楼梯直通地下室。但我不太建议你去闲逛,那是后勤部的地盘,他们经常搞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时候你自己不小心成为了他们的试验品你都不知道。”最后一句话唐九州是靠在石凯耳边小声说的,听得石凯一阵激灵,内心把这两边划为了禁区。

  “上面二楼是生活区域,宿舍就在上面,还有厨房。房间都是独立卫浴,卫生条件不错,不用担心,可以直接拎包入住,你之前看到我们外面的阳台了吧,偶尔我们也会在外面阳台聚餐。早,中,晚三餐都有人负责的,不必担心,但是千万不要惹那位负责三餐的人。”唐九洲一边说一边带他熟悉环境,上到二楼,来到205的房门前,唐九洲把钥匙交给他:“对了,最好不要把二楼弄脏,所以吃东西一定要在一楼吃。好啦,接下来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石凯想了想:“那这楼上是干什么的?而且大家好像也不在。”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唐九洲一拍脑门,带起一阵长喔,宛如公鸡打鸣,“我忘记跟你说了,这边三楼住的是我们的房东,他是个普通人,正经工作朝九晚五,还有个妹妹,他们在的场合要注意点。至于今天,这是你不赶巧,今天是我们一个月唯一一次全体出外勤的日子,我还得亏是因为带你,所以才请了半天假留下来。一会儿,我也得出外勤。”

  “全体出外勤,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石凯有点懵,“那我不得去帮忙?”

  唐九洲有些好笑的安抚了一下新人:“没关系,今天先不急,月圆之夜异能爆动罢了。我们这些人还能撑场子,你先熟悉一下我们办公室环境,然后还有一些文书工作什么之类的。我们南波万事务所还没有落魄到一上来,就让你这个新人顶岗的场面。而且如果我们房东晚上下班回家恐怕还要麻烦你编理由瞒着他。”

  石凯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可是,为什么我们这边还会有一位普通人啊?”

  “嗨,不是说了嘛,他是我们这儿的房东,”唐九洲摸了摸鼻子,“咱们的第二任局长曾经在大学做导师的时候,正好带的是他的项目。一开始他不住这的,但是后来人工作公司正好离这儿近,就搬过来了。刚开始说的时候只说开个接委托的事务所,具体也没有说清楚。更重要的是,如果是前几年,或许还能讲,但是现在新的一年,管理条例出来之后,这个就被列为机密。一句话都不能向普通人说出来了,毕竟咱们这行也是很危险的,以后说话都最好注意点。”

  石凯点点头。

  唐九洲又说:“你先把行李放房间里吧,局长说了,他想要见见你,五分钟之后,记得打开手机。之后你的工作还有相关培训由局长安排,我得去出外勤了,拜拜。”说完就迅速的离开了,完全没有给石凯任何一点反应机会。

  可怜石凯还有点不明所以,傻呼呼地应下了:“哦,拜拜。”还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呼。

  五分钟后,石凯安顿好自己,打开手机,手机上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APP:南波万事务所。

  点开APP,与首页界面一同出现的是一道低沉的男性声音:“你好,我是异能调查局的局长Eazin。”

  石凯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另一边,唐九洲紧赶慢赶算是到达目的地了,对于月圆之夜的异能爆动事务所自有一套处理流程,但这不代表不会有伤亡产生,倒不如说,有伤才是正常的。

  

  因为一般暴动的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郎老师呢,郎老师救救我,为什么那个人的异能是召唤丧尸啊,我被咬了会不会感染啊!”

  

  具有功击力的异能者。

  

  郎东哲踱到被咬的邵明明旁边:“丧尸靠嗅觉,你的迷彩对他没用,九洲马上就过来了,一会儿好了记得接人,eazin都说了,那个人的异能很可能是随机召唤,叫你自己不注意,把伤口伸过来。”

  邵明明摸索了一下,才找到自己被咬的地方:“这,这儿,郎哥,你悠着点,我怕疼。”

  郎东哲叹气:“这是异能的副作用,又不能怪我。”随即把手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远处的齐,周,郭三人都听到了这声尖叫,不由得抖了三抖。

  齐思钧有些担心:“明明他们没事吧。”虽然时间短,但是看不见听不到的感觉可不好受。

  周峻纬算了一下时间:“没事,总计也就两分钟,火树也在,九洲也差不多到了,不用太担心。”

  这时,郭文韬的手机响了一下。

  他看了一眼:“eazin说了,东南方向1公里左右,我先把时间慢下来,对方是超自系的风系异能者,注意安全。”

  齐思钧趁此提醒:“你自己注意好时间倒退的把控。”

  “放心,我有数。”郭文韬随口一答,发动异能,使得他身边的环境都慢了下来,“设置了五分钟,我们快赶过去,五分钟之后,时间恢复正常流速。”

  “好。”

  

  

  “你好,我是异能调查局的局长Eazin,也是你的上司,我的异能是超能力系,能够控制所有连上网的电子产品,限制条件是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是谁,所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同你见面。”

  “哦,局长好。”

  “不用这样拘谨,你可以和他们一样,直接称呼我为Eazin。”

  

  

  

  

  作者有话说:

  温馨提示:有关某名学狼王的一句话都不要信。

  彩蛋有郎老师,明明,凯凯,文韬的异能信息。

  

  

  

【七夕贺文/五一】平静的夜晚

ooc,私设预警,时间线大约在五代第一次回来之后的十年之内。

上一棒12:00:  @十火 (天加/图)

下一棒14:00:@凉皮拌飯  (兔龙/图)






1.

      这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至少一条在他回家的路上是这样认为的。

      今天难得准时下班,家离单位也不远,但是作为独居多年的单身男性,一条依旧选择了买点熟食回家对付一下。

      以前是没办法,现在是习惯了。在几年之前,母亲因病去世,他在这个世上的联系也变得了了无几。

      将近二十几年,日本的发展也日新月异。通讯,交通,娱乐等等更新换代的速度加快,让他这个苦手于使用电子设备的人极其难受,苦不堪言,当时的他还没跨入四十,就被同事调侃“是注定要被时代抛弃的老头子”。

      然而现在的他快迈进五十大关,也是距离这个调侃更进一步了。

      时间真的改变了很多东西。

      自从他从长野县调回警视厅,陷入了忙碌之后,他也没有特意去关心长野县的事情了。偶尔几次外出公干,还会去看看。直到后来到美国进修,也是完全断了联系。

      直到十三年后五代回来又离开,他才像活了过来似的再次关注起了过往的人和事。

      樱子小姐终身未嫁,现在已经是城南大学考古学的教授了,前些日子还带着学生亲自去非洲考古新出的古埃及遗址。

      五条的妹妹也早已嫁人,一条熏还充当了她的哥哥,挽着对方的手送对方进入婚姻殿堂。现在也是儿孙满堂,过得非常幸福。

      而咖啡店,则在几年前,随着店长的老去,已经不开了,在装修过后,更多的是作为店长的养老之地存在。他的女儿,则是早早嫁人,生养了一儿半女,幸福美满。

      真正让他感到物是人非的,是这二十几年来改朝换代的英雄。

      AgitΩ,龙骑,Faiz等等这些继空我之后假面英雄,在让他感叹空我后继有人时,又在想,五代知道的话,会怎么说呢。

      他应该会开心又骄傲的说,太好了,我也有后辈了。

      他这个人总是这样,乐观又阳光,没有一点黑暗。

      愧疚吗?

      当然愧疚。

      后悔吗?

      当然后悔。

      可是有些东西从一开始就藏在愧疚与后悔交织的幕后,随着时间缓慢生长,苍翠欲滴,支持着他一直到如今。

      一如初见他时的笑容,永不褪色。



2.

      一条熏走到家门前,正好打算拿出钥匙开门时,他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听起来像是从房子侧边传来的,是小偷吗?

      一条将手伸向腰后,悄无声息的摸到侧边偷偷查看。

      一个穿着灰色卫衣看起来身材精壮的男子背着一个包,正踩着墙面,企图翻墙。

      一条正打算出声喝止,没曾想,在他瞥到那个男子的容貌时差点失声。

      “五代!”

      被叫五代的男子已经身手利索的爬上了墙头,只见他转过头,带着满脸笑容,非常欢快地回道:“哟,一条先生,晚上好。”

      一条,一条熏并不觉得很好,他皱紧了眉头,一脸担忧:“快点下来,你这样实在太危险了!”

      五代雄介是什么人,他要是听话他也就不会成为空我了。嘴上说得好听:“马上,马上。”然后转眼间就翻到了墙的另一头。

      熟悉的心累涌上一条熏的心头,五代这个习惯,恐怕是真的改不掉了。

      算了,习惯就好,只要他平安就行,其他的不多求。

      绕路进了家,一条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脱口而出:“你晚饭吃了吗?”

      随后就想起了自己手上准备随便对付的熟食,就算跟五代之间的关系再熟,拿这个招待人不仅量少,而且也太不礼貌了。

      五代闻言,眼神看向一条手中的袋子,略加思索后,说:“唔,还没有。去吃拉面吧。回来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吃过豚骨拉面呢。”

      一条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有些尴尬的将东西塞回冰箱,然后立刻在脑海里搜索有关附近好吃的拉面店家:“走吧,我请你。”

      “哦,那太好了,太感谢你了,一条先生。”


3.

      两份热气腾腾的拉面上桌,蒸汽甚至都将一条的眼镜蒙上了一层雾。摘下眼镜,一条还没拿起筷子,他对面的男人已经迅速走完流程开吃了。

      “嗯,好吃。我好久都没吃过正宗的豚骨拉面,这家店做得不错啊。”五代感叹着,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一碗拉面很快就被他吃完了。

      此时一条手里的面才吃了没几口,看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又有些哭笑不得:“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内心却叹了口气,看五代这样子就知道,外出冒险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想着想着,一条手中的速度就慢了许多,而此时的五代已经把添好的饭都吃完了。然后盯着一条手中的面碗,脸上满是“你不吃就给我”的意思,看得一条使劲揉了揉额头:“别想了。”

      这家伙,我还没吃完呢!

      五代又委屈的将眼神移开,打算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说起来,一条先生搬得这个住所好严密,我要进去都花费了好大的功夫。”

      一条突然间想起一件事:“你是怎么进入我的小区的?”

      他小区门口有门卫,会严密盘查来往人员的记录,照理来说五代是进不来的。如果他要进来,门卫势必会打一通电话到他的手上,但是他并没有电话记录。

      五代很理所当然的说:“翻墙啊。”

      “墙上面都是通电的电线,你怎么烦的?过来的没事吧?”一条被他吓了一跳,当即就起身要查看五代的身体。五代连忙把人按回座位上,向对方解释:“没事,我是先爬上树,然后从树上跳下来的,没有碰到电缆,你放心,”

      一条有些半信半疑,但看五代现在在他面前完好无损的样子,也就放下了心:“你这家伙,倒是好好等我一会啊。”

      五代挠挠头,笑了一下:“我倒是想,但是时间太长了,我的身份证件都失效了。”

      “还没办好?”

      “嗯,快了,就明天。”

      一条愣住了,顿时没了多少胃口,看不过五代可怜巴巴的眼神,将自己没吃几口的碗给了他:“你吃吧。”

      “诶,真的好吗?”

      “没事,我本来也没多少胃口。”

      “那我不客气了。”


4.

      两个人走在路上,五代好奇的看来看去,像极了一个看新奇玩具的孩子。

      而一条则是从拉面店开始就沉默到现在,终于开口发言:“你回来了有多长时间?”

      五代想了想,说:“有一周了吧。”

      “你见过你妹妹他们的了?”

      “嗯。”

      “不和他们多待几天?”

      “不了,能够知道他们幸福就好,毕竟我也有我的事要做。”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说到这个问题,五代沉思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条熏:“明天吧。”

      然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说起来,一条先生,你这里是真的不好找。如果不是樱子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搬家了。”

      一条熏没接话,刚才活跃的气氛又下降了。

      五代也当做浑然不觉,只是继续新奇的看着周围。

      直至到了一条所居住的小区门口,一条停下脚步,看向五代:“今晚要我收留你吗?”

      “好……等等,一条先生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没地方住的?”

      “这么晚了,你要去哪?你妹妹住在神奈川,或者说你要去打扰人家老爷子,樱子小姐最近也忙得很,这一周,你连宾馆都没法住吧!”

      五代连忙打着哈哈:“所以,感谢一条总监收留。”

      一条无奈地摇摇头。


5.

      然而这个夜晚,谁都没睡好。

      这次回来,五代自己都没有准备好。

      不管是长野县还是日本,他们的变化都很大。咖啡店不在了,妹妹也嫁了人,甚至他的好友也有了自己的人生。

      所有人都过得很好,所以五代觉得,他可以继续进行冒险了。

      但总归还是有一点不满的。

      或许是他到现在都没有适应好变化过大带来的后果。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但当他看到一条先生非常紧张的叫他的名字的时候,他又觉得回到了以前。

      回到了以前,他们并肩作战的日子。

      现在想想,那也是一场非常激动人心,而且充满了愧疚的冒险。

      五代躺在隔壁,翻了个身,双手枕在脑后。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差了一点。

      而一条熏则是在隔壁包装了一个礼盒。

      第二天,五代准备出发,一条在他临走时递给他一个盒子做饯别礼。

      “哎呀,不要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啦。”

      “才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呢?不过等你登上飞机了之后再打开吧。”


6.

      飞机上,五代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串钥匙,还有一张字条,是一条熏的字迹:

      钥匙给你,这上面还有我的联系方式,门卫我也打过招呼了,想什么时候回来随时都可以。

      所以以后进来你就别翻墙了。

      另,我收到你的金枪鱼了,谢谢。






耑川之银桑:

大家4号一定要来捧场ya!

q.烧纸.p:

【假面骑士相亲大会24h】一宣

—————————————————————

❤️点❤️我❤️就❤️看❤️

🌸假面骑士相亲大会🌸

这是一封邀请函👇🏻

朦胧霞光如你,邀约七夕共饮。

浪漫同心,缘定cp,尽在七月初七。

我们在8月4日,

假面骑士相亲大会24h

与你不见不散!

七夕倒计时——③

制作人:蒲田稚

宣发:烧纸

审核:十火,耑川之银桑,渊逢明,柠檬,凉皮,蒲田稚

校对:夜辰

ps:因为发起人色老师的一句话,让制作人的身体菠萝菠萝哒!

参与人员:

时针0@5613280 

时针1@q.烧纸.p 

时针2@西撒的条纹头巾 

时针3@腐魔仙在线腐化 

时针4@腐魔仙在线腐化 

时针5@青松落色 

时针6@十火 

时针7@南辕北辙fy 

时针8@实习草稿流战神 

时针9@耑川之银桑 

时针10@渊逢明 

时针11@凉皮拌飯 

时针12@十火 

时针13@木衲不是木讷 

时针14@凉皮拌飯 

时针15@sodium ion 

时针16@深渊不是abyss 

时针17@一只稚子~ 

时针18@无霜✰ 

时针19@南辕北辙fy 

时针20@败笔观音 

时针21@饮墨止咳 

时针22@木衲不是木讷 

时针23@q.烧纸.p 

时针24@5613280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宇智波六件套之】现世养猫猫文学(1)

ooc预警,火影众人穿越现世成为猫猫文学,由oc来进行对猫猫们的抚养。









1.

       今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

       小泉非常高兴的出门游玩,一个人在商场里扫荡完之后,吃完晚饭,就准备回家。

       而在回家路上,小泉看到平时光秃秃的路上多了一件“黑色毛衣”。

       “哪里来的黑色毛衣?”小泉蹲下身前去察看,这一摸,可把女孩子吓了一跳。

       “活的!”

       手上的温度和微弱的起伏都在告诉她这是一只活物,手机打上手电筒,凑近了看,才发现这是只黑猫。

       而且见它身下还有鲜红的血液流出,购物袋清空,小泉把它抱进去,手还有些颤抖。迅速返回车上,开往最近的宠物医院。


2.

      幸运的是,最近的宠物医院离这里不远。开车十分钟之后就到了目的地,小泉急得连车都没来得及停好,先把小黑猫送进了宠物医院,之后才停的车。

      医生检查之后,皱眉:“你是它的主人吗?”

      小泉愣了一下,随即回答:“不是,我是在路上捡到它的,请问医生,它怎么样了?”

      医生叹气,看着小泉的眼神善意了不少:“这猫有胃病,而且太瘦了,简直是皮包骨。身上竟然还有这么深的伤,到底是谁干的?”

      小泉知道这猫有多瘦,她亲自抱过,伤势她并没有仔细看,直到医生在处理完她才发现,猫的腰部有一道很长很深的伤口,甚至让人怀疑这一道口子就是为了让这只猫腰斩而划下来的,这还不论其他一些或浅或小的伤口。

      医生继续说:“幸好送的早,处理及时,不然真的救不回来。”

      小泉松了一口气:“它这是脱离危险了吗?”

      医生点点头:“你要领养它吗?”

      小泉摸着猫的手停顿了一下:“等它醒来再说吧,说不定有主呢?”

      医生听罢,也没继续劝她:“你先回去吧,把它放在这里。差不多到明天晚上它就能醒了,到时候再来吧!”

      小泉谢过医生,先行离开了。


3.

      宇智波佐助还记得他在闭眼之前的记忆是在调查辉夜遗迹,与里面的怪物搏斗,结果并不算很好,而且里面的怪物决不能被放出来。

      这个遗迹是个陷阱,宇智波佐助拼尽最后的查克拉,通过忍鹰,将情报传递了出去。捂着腰部的伤口,宇智波佐助缓缓瘫坐在地上,背靠山洞。整个遗迹地动山摇,石块纷纷掉落。

      这是宇智波佐助送给他的挚友——漩涡鸣人的最后的礼物。


4.

      他昏迷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意识的,依稀记得有谁救了他。

      等他醒来之后,宇智波佐助抬起头看向他待着的地方。

      并不是木叶医院,是他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他想迅速起身,却牵扯到了身上的伤,痛得他立刻摔了回去。

      监护它的小护士看它醒了,很快就跑去找医生了。这时宇智波佐助才发觉不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竟变成了一只猫。

      虽然对他来说,这个不是很重要。

      经过刚才的观察,他确定自己应该是来到了异世界,他来到这儿是因为有一个路过的小姑娘救了他。

      很奇特的一点是,这里的人讲着她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言,但是他却能够清楚地明白,他们讲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例如现在那个护士就在说,那个救了他的小姑娘来到了这里,似乎是商量关于他的领养事宜。

      宇智波佐助略一思索,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现在全身是伤,不方便行动,一定是要找个地方好好养养的,而且如果呆在这个女孩身边,他说不定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如何了解这个世界的方式。

       直到取名字的时候才犯了难,因为说实话,佐助并不想舍弃自己的名字。可他也没办法说人话,只能通过反抗来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这些名字,这可算是愁坏了小泉。

       名字也只能也只能先放一放,至于其他的驱虫,疫苗什么的,打完了之后,就能将猫带回家了。


5.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了。

      佐助还不能动弹,是待在猫包里,等小泉将猫饭弄好,送到他面前。

      佐助在吃的时候,听到了一些熟悉的声音。挣扎着从猫包里面出来,凭借良好的视力,他清晰的看见小泉手里的小方块(实际是ipad)正在播放他们小时候的事迹。

      佐助看着看着就出了神,他年少时期在第七班时的日子,是他自灭族之后最快乐的日子,可这样的时光之后再也没有过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已忘记,十几年都不曾想起过。没想到现在竟然被这个小方块上播放的画面一点一点的唤起了以往的记忆。

      原来,他也有这样恣意张狂的时候啊!

      像个傻子,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活的像个傻子。明明有那么多的漏洞与破绽,为什么他就没有发现呢?

      “你哭什么呀!”

      小泉担心地为佐助擦眼泪:“是眼睛出什么问题了吗?”抬起小黑猫的头,左看右看。

      佐助这才发现自己很没出息地哭了,摇头晃开她的手,发出声的时候还把自己吓了一跳:“喵。”

      才不是!

      小泉看着他眼睛也不像出问题的样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她放在桌上的iPad,正放着火影忍者的主角漩涡鸣人小时候的故事,笑道:“你也喜欢火影吗?”

      佐助沉默了,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某个人,他对火影这个职位没多少好感,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小泉也没期望他的回答,把猫包放到桌子上,食物拎出来放在门口,正对ipad播放的画面。

      佐助没有拒绝她的拒绝,或者说也拒绝不了,也就开始了边看边吃。

      小泉看他正在吃饭,再看看小七班里面可爱的互动,突然福至心灵:“要不叫你sasuke,佐助君?”

      佐助当时正在吃饭,没注意听她说了什么,下意识应了一声:“喵。”

      在叫我吗?什么事?

      这下呆住的就成了小泉,她刚刚……是不是听到了nori的声音!!!



    ———————————————————


啊,肝出了新的脑洞。



T:不爱惜身体导致的后遗症

多囊卵巢综合症……

如今正在治疗中……

【蓝中心】千万不要对蓝队长撒谎(3)